高房價之下的喧囂:富人的魔笛

-呼應彭明輝與陳方隅

這篇文章將探討彭明輝的「柏克希爾哈薩維錯在哪裡」和陳方隅的「羅賓漢悖論:國家到底有沒有對不起年輕人?」兩篇文章的觀點,並作進一步的闡述。

我的看法與彭、陳兩位都很接近,就是:我們應該透過公民運動去改變現況。

 

彭明輝文章的主要觀點如下:

1. 反駁柏克希爾哈薩維文中這句話「香港或上海的一個社會新鮮人,至少要用80%的薪水,才能住到離上班地點一小時車程的地方」,認為他吹牛不打草稿。同時也提出拿香港跟台灣比較的不合理之處。

2. 台灣物美價廉,是因為人力成本被壓得很低。也就代表中低階層的人相對處於被壓迫的處境。

3. 柏克希爾哈薩維代表的是富人階級的觀點,所以他不覺得目前制度有問題。

4. 制度出了問題,人民應該從最核心的價值觀之中覺醒,反對被奴役,團結起來要求政府進行改革。

 

而陳方隅文章觀點與彭明輝很接近:

1. 引用「羅賓漢悖論」的觀點,來說明為何台灣需要改革卻無法改革。因為主流價值觀被既得利益者把持,讓我們忽略了種種不平等的結構。

2. 引用數據說明全國有41%的勞動者月薪不到三萬,約70%的人月薪不到四萬。

3. 台灣工時全球第三高。

4. 資本家獲利後,並不會把員工的薪水給調高。

5. 我們處在一個不是努力就會有收穫的社會。

6. 社會上的弱勢以及低薪族群的處境,並非因為他們本身不夠努力,而是社會存在許多不公平的結構。

7. 如果我們的制度刻意圖利支持其權力的特權菁英,代價則是犧牲整體社會的利益。

8. 要改變現況,想擺脫有權有錢的人的壓迫,就得好好關心公共議題、參與公民運動。

 

以下是我對於這兩篇文章中的觀點融入我近年對台灣社會的觀察所做的進一步闡述:

目前社會的主流價值觀正是頂層社會的價值觀,富人階級不僅影響了現行體制規章的建立與執行,同時他們塑造了有利於他們的輿論和價值觀,像是魔笛一般,讓我們易於被統治、易於被壓榨,卻又覺得一切理所當然,好像沒有什麼不對。

因此,富人在租稅、土地、資源取得上往往享有許多福利。而政府在政策執行上,往往站在資方那一邊,因此勞基法鮮少落實過,勞工普遍工時過長、工資過低。而當資方抱怨電費太貴,政府就說我們可以再蓋核力發電廠;當資方說基本工資太高,政府說我們可以擴大引進外勞以及推廣非典型就業。

在這樣的體制之下發展,社會上的弱勢處境會越來越艱難,價值觀也會越來越扭曲。窮人付債,政府要幫忙追討;銀行面臨倒閉,政府卻大方紓困。政府幫建商拆掉不想被都更的人的房子,房子被拆的人還被貼上「釘子戶」的標籤。

另外投資者和建商還用「開發」、「建設」等名義,讓原本清境的原野不再清境,讓美麗的海灣不再美麗。而隨著二高、高鐵、都市規劃、科學園區的設立,其周遭的萬畝良田被圈畫起來,蓋成工廠、大廈。卻沒有人問過這些土地使用的變更是如何完成的。也鮮少有人想過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已偏低。

我們應當好好想想將資金挹注在錯誤的地方帶來的損失。當資本家把大部分資金投入房地產炒房,意即現行制度鼓勵他們從房地產賺easy money,卻不把錢投資在有遠見、有創新空間的地方。導致台灣不僅錯過產業升級的機會,還使得許多企業繼續靠政府補助、壓榨勞工的模式來賺錢。而房地產過度發展的結果,造成了「房價過高」卻「空屋過多」的弔詭。如果這不是金錢、人力、物力、天然環境、土地利用上的浪費,那什麼才是浪費?

過高的房價,只是台灣社會資源錯置的一個面向。這扭曲的價值觀,甚至還影響了我們的教育。青年學子花了大半青春在學一些他們不一定想學的東西。一切都是為了「競爭」,因為考上好的高中,才能考上好的大學;考上好的大學,才能取得好的工作。然而大學畢業後,成為所謂的「人才」,卻不見得能好好發揮所學,只因國家的產業多年來並沒有太大的進步。更有可能的是,他們必須忍受高工時、低工資的就業環境,共體時艱嘛!無怪乎,台灣許多人都把賺錢當作生活,花錢當作享受,卻從來沒有享受過生活。

錯誤的主流價值觀使得台灣社會陷入環環相扣的惡性循環:官商勾結、稅賦不公、盲目追求經濟成長、房價過高、產業發展停滯、薪資所得減少、生育率偏低、過度開發、可耕地流失、核電問題、環境汙染…一切只因為主流價值觀鼓勵我們在各方面都短視近利。

而結束惡性循環唯有改變價值觀一途,我們可以透過公民運動的推廣、公共議題的討論,讓市井小民的價值觀成為主流價值觀,進而改變遊戲規則,讓民主不再只是流於選舉的形式,而是真的以民為主。只有這樣,才有推動改革的可能,進而建立合理的法規,讓社會資源、資金不被濫用,使台灣的社會與企業都能永續發展。

 

 

延伸閱讀:

 

解讀「陳文茜:這個國家太對不起年輕人」一文

 

高房價之下的喧囂:回應柏克希爾哈薩維

 

高房價之下的喧囂:一線之隔的差別──回應分析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swater 的頭像
kisswater

中東遊子

kissw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