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r01  

鳥事

 

呤呤-」鬧鐘的聲音和窗外的鳥鳴聲應和著。

 

薩米爾慵懶地翻過身,手指一滑,關掉了手機的鬧鐘。

十一月18日上午十點,再賴一下床好了。」他把頭再度埋進了棉被裡。

「疑?等等!十一月18日!!薩米爾似乎想到了什麼事,從床上一躍而起。

他拉開窗簾,刺眼的陽光讓他睜不開眼。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聽著院子裡啅噪的鳥鳴聲,感受著陽光的溫度,他對自己說:「今天是去學校的好日子。」

一杯義式濃縮咖啡,幾片土司,他匆匆吃完了早餐。

 

轉眼,薩米爾已經背著書包到了校門口。他看了一下錶,十一點鐘。

他邁開大步,走向學生事務處的大樓。

一樓、二樓、三樓,明明就是三樓為什麼要用2F」他心裡嘀咕著一邊走著樓梯。

 

到了外國學生事務組的門口,他發現裡面有五、六個外國學生團團圍著一個辦公桌,職員們正忙著應付他們。沒有人理他。

「你好!」他開口向一位站在門口旁的職員說道。

「嘿!你好!怎麼了嗎?」職員答應著,有點心不在焉地看著薩米爾。

薩米爾心想「終於注意到我了」,他說「我來確定我的居留證更新辦好了沒,我在一個月前就提出了更新居留證的申請,我想應該辦好了吧!」

「你有收到我們發送的簡訊通知你辦好了嗎?」職員問道。

「沒有。」

「那就是還沒辦好。」職員有點不耐煩地揮著手。

「喔!謝謝!」薩米爾有點無奈地走開。他心裡想著,要不是來辦事的人很多,不然我一定再堅持一下。

 

****

十二月14日。

儘管薩米爾每天都在等著外國學生事務組發來的通知簡訊,但他的手機只收到一堆廣告簡訊而已。

他的居留證已經過期了一個多月了,他告訴自己不能再等下去。

他望著窗外,陰沉的天空似乎在暗示著什麼,天氣好冷,好像在告訴薩米爾不要出門。

經過一番掙扎,薩米爾還是穿上了厚重的夾克。儘管袖口的地方早已磨破,但它仍舊是一件保暖的夾克,應付這樣陰冷的天氣是十分足夠的了。

天空飄著絲一般的輕雨,路上的阿拉伯人抽著菸,吐著白色的煙霧。薩米爾快步走著,一邊想辦法避開路人的二手菸,一邊小心著地上的泥濘和積水。

 

又到了學生事務處。

這次裡面除了薩米爾之外,沒有任何其他外國學生。

「有什麼事嗎?」坐在辦公桌的女職員問道。

「喔!我是來確定我更新居留證的公文辦好了沒。」

女職員向一位看起來還是學生的約旦人望去,她說「嘿!你去幫他處理。」

 

那位約旦學生領著薩米爾走向裡面的小辦公室,薩米爾心裡想著,他究竟是工讀生呢?還是義工呢?

那間辦公室裡還坐著另外兩位約旦學生,一男一女,聊著天。

「你什麼時候申請辦理更新居留證的呢?」那位約旦學生問薩米爾。

「婀…大概兩個月前,準確地來說,是一個月又25天。」

「你有收到通知你來的簡訊嗎?」

「沒有。」

「OK…我來幫你找找。可以麻煩你把名字寫在這張小紙條上嗎?」

薩米爾寫下他的名字的英文拼音。

那個學生拿來兩疊紙張,看起來像是辦理居留證的公文。然後瞄了一眼薩米爾的名字,快速地翻找著。

大約過了一分鐘,他轉頭向薩米爾說:「沒有你的公文,還沒辦好。你還是要等簡訊喔!」同時手中揉著小紙條。

薩米爾感覺到自己再度又要被打發走了。他心裡想著「我可不是第一天來約旦」。他對那位學生說:「但是我已經辦了兩個月了,根據我以往的經驗,這不太正常。一定是哪邊出了問題,可以麻煩你幫我確認看看嗎?」

那個學生有點草率地說著:「不會有問題的啦!有的人辦得快,有的人辦的慢嘛!」

薩米爾再度堅持著:「但是學期馬上就要結束了,我需要我的居留證才能出國。請幫我確認看看。」

「嗯,好吧!我請賊德幫你查查看。」

 

叫做賊德的人應該是辦公室裡的一名助理,身上穿著襯衫、西裝褲,明顯和其他幾位學生不一樣。他散發著一種慵懶中又帶著些許疑惑的公務員氣息,閒暇地走進辦公室。不像那幾位學生看起來就像是來聊天打屁的。

「請坐。」賊德對著薩米爾說道。「你說你叫什麼名字?你有帶證件嗎?」

「護照嗎?我有帶。」薩米爾從背包裡拿出護照。眼角餘光瞄到地上的一個小紙團,那是他剛剛把名字寫在上面的小紙條,就在不久前被那個約旦學生揉掉了。

薩米爾再次強調他的居留證更新申請已經辦了兩個月了,而賊德告訴他不用擔心。

賊德從外面的辦公室拿來兩個大資料夾,他叫另一位約旦學生陪他一起翻找著。

「你記得你是哪一天提出申請的嗎?」

「十月19號。」薩米爾回答。

賊德快速地翻找著,一下就把他手上資料夾的紙張都翻完了。

而另一位約旦學生則像是個天真無邪的新生兒,用兩根手指慢慢翻著紙張,好似怕會弄壞資料夾一樣。

賊德看著這一幕,笑著搶過了資料夾,說:「我來找吧!」

大概又過了兩分鐘,賊德高興地說:「找到了,就是這個台灣學生。」

薩米爾精神也為之一振,說道:「太好了!確定是我的嗎?」

「確定。馬上就幫你印出來。」賊德說完走向外面的辦公室,坐在電腦前,開了一個程式,輸入了一些資料,搜尋著,然後列印。

賊德拿著一張紙對薩米爾說:「這就是你更新居留證的同意書。之後到警局去辦理就可以了。」

薩米爾接了過來,定神一看,臉一沉,他對賊德說:「這不是我的名字,我的家族名是Huang,而這上面寫的是Yang。」

賊德用平靜的音調懶懶地說:「看來要重找了,再等一下吧!」然後他又走向外面的辦公桌的電腦,一邊翻著資料夾,一邊進入和內政部連線的公文系統,搜尋著薩米爾的名字。

 

大概過了十分鐘,賊德拿著一張紙走向薩米爾,說道:「這次不會錯了!沒問題了。」

薩米爾接過紙張,上面的名字的確是他的名字,但他發現公文格式似乎跟往年不太一樣。他有點遲疑地問著:「這就是更新居留證的同意書嗎?」

賊德說:「是的,這張紙上面有辦理的號碼,你到警局後,警察用這個號碼就可以幫你辦居留證了。」

薩米爾鬆了口氣,發現上面的日期是十一月9號。「我就知道上次應該多堅持一下的。」他心裡想著。

他道了謝,便離開了學生事務大樓。

 

****

薩米爾點了一杯熱拿鐵,在咖啡店裡找了一個閒適的位子,獨自啜飲著咖啡,望著窗外。

一個沒包頭巾的女學生追著一個男學生,笑著叫道「你給我過來!」

薩米爾不理會窗外的嘻笑聲,身了個懶腰,打開了筆電。

他想到了一則尚未回覆的FB訊息,是一個叫做穆罕默德的小開幾天前跟他抱怨的事:

「嘿!薩米爾,我要跟你抱怨你們商務辦事處辦理簽證的不是。我都親自去辦理商務簽證了,結果你們辦事處的人竟然要我先上網申請、登記資料。害我白白多跑一趟…你要知道我可是很忙的人…蓋幾個章的事情你們竟然可以弄得這麼複雜…」

You know, Shit happens.」薩米爾按下了回覆,繼續享受著他的咖啡。

 

Welcom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swater 的頭像
kisswater

中東遊子

kissw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