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約旦很容易有負面情緒,這些情緒很有可能是歧視與不尊重造成的,但另一方面卻是一種深深的矛盾與無力感造成的。

約旦矛盾大對決

在約旦有許多令人困惑的事。還記得剛到約旦的那一年,我不管走到哪,總是覺得既矛盾又諷刺。雙重標準與表裡不一,也許不只是約旦的專利,台灣不也是富裕藏著貧窮,開明下掩蓋著專制嗎?但在台灣,我從未因為社會的種種矛盾覺得快要窒息…

聖訓中有一段話:「求知!即使到中國。」(اطلبوا العلم ولو في الصين)阿拉伯語也有一句俗諺:「從搖籃到墳墓都要追求知識。」(اطلبوا العلم من المهد إلى اللحد)。而我正是懷著對知識的嚮往來到約旦求學。但諷刺的是,知識在這個國家什麼也不是。人們只會不斷重覆故有的權威論述,而不願意思辯,或是津津樂道於毫無根據的流言。而中國對於許多人來說,除了是經濟的符號外,只是個取笑用的話題。

更諷刺的是,約旦還號稱是阿拉伯國家之中教育最普及、文盲率最低的國家。然而堪稱約旦第一學府的約旦大學裡卻有許多大學生幼稚得像是中小學生。更有許多號稱阿拉伯人的人卻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標準阿拉伯語。外國學生進到約旦大學,會覺得自己像是進到動物園裡的人類,裡面的猴子覺得自己是人類,也許會一邊抓著自己的胯下,一邊目不轉睛盯著真正的人類看,他可能會對同伴說:「吱吱,你看,有外來的猴子,長得真滑稽,啊哈哈哈!」然後隨手扔掉手中的香蕉皮,啊不!是吃剩的Sandwich。

焚燒垃圾與亂丟垃圾  

路上充滿了各種垃圾:紙屑、菸蒂、書本、筆記、飲料罐、喝一半的咖啡。然而學校走廊上貼著:「整潔為信仰的一部分」(النظافة من الإيمان),似乎發揮不了什麼作用。我認同伊斯蘭信仰裡的崇高與完美。然而在實踐面上,許多阿拉伯人似乎只做表面功夫,而且毫不覺得有任何差錯。甚至有些人,以阿拉之名,拐偷騙搶樣樣皆來。舉另一個例子來說,伊斯蘭禁止族群上的歧視,然而約旦的阿拉伯人卻普遍歧視亞洲人,就連他們自身也互相畫分族群,瞧不起海灣國家的阿拉伯人,約旦裔與巴勒斯坦裔相互對立,各大部落彼此拉攏、敵對。

這是一個有社會卻沒有社群,有群體卻沒有社交、沒有對話的空間。對於權威的尊崇與恐懼、階級歧視、自私自利、無公德心、虛偽,使得這社會裡的人看起來像是一具具的行屍走肉。

雙B跑車與行乞的遊民;高價的餐廳、路邊的廚餘、吃剩的整袋麵包對比約旦的低所得;一雙雙飢餓的眼神、破爛的衣衫對比蠻橫的要錢態度;對於西方的憎恨與崇拜;對於東方的歧視與羨慕;對於自身的高傲與自卑;做事要求快速而急躁卻心不在焉而無效率;狂歡卻不快樂;政府補貼了糧食卻填不飽空虛的心靈…

 

我知道我已寫得過於悲觀,太想要表達言辭卻字字傷人也傷己。然而至今我還是不時陷入這樣矛盾的情境裡。其實我相信約旦的阿拉伯人許多皆是普普大眾,單純而平凡,我也相信好人之中難免有壞人,但是這壞人的比例也太高了,老鼠屎也太多了!這個環境的價值觀也太扭曲了!除了緊緊捉住那些平凡的美好與善良,我知道我什麼也無法改變。而我,終究是個過客。

 

相關文章:你,對約旦過敏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swater 的頭像
kisswater

中東遊子

kissw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